您的位置:金沙国际官网 > 人物 > 西方媒体不应该把自己的好恶强加到他们身上,

西方媒体不应该把自己的好恶强加到他们身上,

发布时间:2019-10-17 08:56编辑:人物浏览(155)

    嫉恨还是蔑视:西方为何习惯性的歪曲中国

    中国人自己选择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西方媒体不应该把自己的好恶强加到他们身上,而应该多一份尊重和理解。

    关于偏见和误解,还有另一个例子可以说明,那就是我在德国机场所见到的滑稽一幕。

    西藏;有色眼镜;法国专家;西方媒体;中国人

    2008年的时候,我去德国出差,要在法兰克福转机。当旅行社帮我们办理转机手续时,我看到了机场里的一块大屏幕,上面在反反复复地播放着什么。

    中国人自己选择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西方媒体不应该把自己的好恶强加到他们身上,而应该多一份尊重和理解

    我们听不懂德国话,但看图像,是一群中国军人,穿着军大衣,戴着大棉帽,一看就是20世纪70年代以前的。他们正在枪毙人。

    在去西藏之前,我对中国这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做了一番研究,资料来源大多为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然后发现那个地方竟是一个“悲惨世界”:人们缺衣少穿,没有基本人权。可真正在游历西藏之后,亲眼所见却完全颠覆了我此前的印象。这让我不由得顿足慨叹:西方媒体对西藏充满偏见的报道啊,不知道误导了世界上多少人的“西藏印象”!

    “砰”,倒下一个;“砰”,又倒下一个。细看之下,发现讲的是中国。这不是瞎扯吗?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些过时的录像——中国早已不是那个中国,而他们对中国的认知还停留在20世纪70年代。更可气的是,他们用这些20世纪70年代的录像,来指责中国的现行政策,实在是“张冠李戴”。

    去年秋天我到达西藏,刚下飞机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没想到那么现代化,比欧洲的很多机场都要气派。宽阔的高速公路连接机场与市区,一路上有很多工程建设正在进行之中。从拉萨到乡村,不仅有四通八达的公路网,而且更多的铁路也已经开工铺设。

    类似的事情举不胜举。2010年3月,西藏发生打砸抢烧事件,3月17日,英国广播公司在网站上刊登题为“藏人描述持续骚乱”的报道,所用配图是西藏当地公安武警协助医护人员将骚乱受伤人员送进救护车的场景。然而BBC给出的图片说明却写道:“在拉萨有很多军队”,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救护车上大大的“急救”两字。在《泰晤士报》等媒体的报道当中,“军事镇压”、“武力管制”、“藏人被杀数百人”等文字随处可见,全然不顾事件的骚乱本质和事实真相。

    完善的基础设施固然让我感到震撼,异域高原的独特美景更令我惊叹,但此行最让我难以忘怀的还是当地人那一张张红扑扑的笑脸,生活不幸的人不会有那样的笑脸。他们都是普通的西藏人,我和他们攀谈,他们虽然一开始有些羞怯,但很快便敞开心怀,向我述说着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很多人拿着智能手机,把和我的合影马上通过微信传到了朋友圈。在攀谈中,我能感觉到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则充满希望。

    同样在17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法新社在各自网站上使用了一张描述一辆车正向两名平民驶来的图片,虽然CNN网站的图片说明写的是“藏人向军车投掷石块”,但图中却看不见类似场景。

    虽然离开西藏已有一年了,但那里浓郁的民族文化氛围依然萦绕在我心头。在街上,到处可见用藏文书写的各种标牌;在学校,老师在用藏语向学生讲授现代科学知识;在市场,穿着藏族传统服装的藏民用藏语在兜售着自家的土特产。为了保护藏文化,政府还设立众多藏学研究所,支持传统藏医发展,倡导宗教信仰自由。

    事实上,当时军车旁有约10名暴徒在向军车投掷石块,只是CNN和法新社未选取这种客观描述暴徒恶行的照片。而德国《柏林晨报》网站则将一张西藏公安武警解救被袭汉族人的照片硬说成是在抓捕藏人;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网站刊登图片称,中国军人将藏人抗议者拉上卡车,可图片中明明是印度警察;德国NTV电视台也在报道中将尼泊尔警察抓捕藏人抗议者说成是“发生在西藏的新事件”。

    西藏人曾经生活在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统治之下,教育是上层僧侣和贵族的特权,普通藏民子弟根本不能上学。但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西藏人民的生活和社会发展都取得了显著的进步,旧西藏的愚民政策和封建专制已不复存在,而新西藏正在现代化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进。一位年长的西藏人对我说,旧西藏是一个穷人永远无法翻身的不公正社会,新西藏让人们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

    2011年6月下旬,号称欧洲发行量最大的德国媒体《图片报》竟以“中国入侵”为主题做了系列报道,大肆渲染“中国威胁”,并配以“中国经济开始蚕食欧洲”、“中国给予德国的大订单都是出于自身利益”、“中国每年杀狗1?郾5万只”等哗众取宠的标题。

    西藏的发展是中国发展的一个缩影。然而这种有目共睹的事实在西方很多媒体上却被歪曲报道。真真切切的西藏之行让我完全改变了对中国的印象,更让我彻底改变了对西方媒体的看法。以前我认为西方一些主流媒体很可信,对世界的报道客观公正。但现在我发现,西方媒体观察世界时戴着一副有色眼镜,在报道崛起中的大国时更是如此。面对快速崛起的中国,西方媒体心情复杂,猜疑、害怕、嫉妒,在这种心态促使下,除了唱衰,还是唱衰。

    ★西方为何舍客观取偏见

    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的变化时,还经常选择性地遗漏中国人自己的切身感受。西方不同于东方,中国的历史和国情与其他国家也有很大差异,所以我们在分析中国时最好能听听中国人自己的声音。如果你到中国的城市乡村走一走,你会发现中国人对中国的沧桑巨变由衷的自豪,对自己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感到欣慰。中国人自己选择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西方媒体不应该把自己的好恶强加到他们身上,而应该多一份尊重和理解。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的中国人民面前,西方媒体该跳出陈旧观念的牢笼,放下对中国的偏见了。

    一直以来,西方似乎已经习惯于歪曲地理解和报道中国,在他们的眼中,对中国的偏见远远盖过了现实。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作者为法国尼斯欧洲研究所国际问题专家)

    一种解释是,中西方一直以来存在的对立和敌对情绪以及思维惯式和价值理念的差异,让部分西方民众在理解中国时,不可避免地带上偏见。

    其实这只是表象,更重要的解释在于,一些西方政客为了政治需要,故意歪曲事实,以此来谋取政治利益。以西藏事件为例,在德国,一些政客和媒体一直对达赖集团持有某种同情,时常就西藏问题批评中国。而这往往是他们获取选票的一种方式。这些掌握舆论工具的人故意在骗人,而被骗的人,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中的确有人对中国的崛起心怀恐惧,看不得中国的繁荣壮大,所以,政客的欺骗刚好也迎合了他们的胃口;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方面——他们了解中国的渠道太少了,他们往往以为,那些掌握舆论工具的人介绍的那个中国,就是现实的中国。

    这些年来,我常常会听到外国朋友这样向我感叹,“中国经济发展好快!”“中国人真是有钱!”。在外国人眼中,中国人的“有钱”不仅体现在企业投资上,更体现在中国游客的“钱包”上。在巴黎著名的老佛爷百货商场,每天平均接待中国游客一万人次,设有专门的中国客户服务部。而香榭丽舍大街上越来越多的国际名牌店也开始雇用会讲中文的店员。

    一方面,他们对中国人出手的大方感到震惊,另一方面,他们又常常感到困惑,因为在他们阅读的新闻报道中,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甚至只是欧洲人的零头,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奇怪,为什么新闻报道和他们看到的事实有如此大的出入!

    其实这正是问题所在,西方媒体在介绍中国时,已经习惯性地只讲落后一面,在一些欧洲人的印象中,中国人现在仍然穿着长袍,留着辫子。几年前我们去欧洲,还有人问,你们中国有电冰箱吗?一些欧洲人甚至不能理解,这个在他们印象中落后几百年的古老国度,现在几乎是每人拥有一部手机了。

    因为生意关系,我接触过大量的外国人。在和他们的交往中,我发现他们了解中国的渠道其实非常匮乏,主要依靠来自媒体的报道。而这些报道,许多时候又往往有失偏颇。比如,一些美国媒体热衷炒作美中贸易摩擦,但往往又缺少全面分析。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媒体往往只报道中国外汇储备超过万亿,却很少报道中国用相当一部分外汇买了美国的债券,支持了美国经济的发展。这就使得不少美国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咬定中国与美国的贸易不公平,美国吃了亏。

    除了媒体,大多数外国人对中国的认识,则来自他们现实中接触到的一些现象,而仅通过一些现象得出的结论也自然难免不客观。举个例子,美国人对中国经济的印象首先来自于他们直接使用的商品,所以说到中国的经济,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中国人的日子过得很好了。”因为他们认为,美国人平常用的东西既然都是中国制造的,那么中国人用的和我们一样,当然日子就不错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有许多商品是美国公司为美国市场设计、生产的,即使在中国制造,中国也买不到。而且,中国企业往往是按订单制造,获利有限,中国普通工人的收入并不高,城乡之间、发达地区与贫困地区之间的差别很大。

    ★误解不只限于西方

    实际上,对中国的误解,并不只限于西方。

    在独联体国家,这样的误解也时常出现。一位中国记者前往当地采访时,竟然被当地人问道:中国人是不是在屋顶上种庄稼(言外之意,中国人多、地少、相对贫困)?中国人是不是还留着辫子?

    在乌克兰,一些报纸还在转载关于几个有关中国贫穷的笑话:在一个发电站里,数百万个中国人趴在橡胶木地板上,穿着丝绸睡衣进行摩擦发电。还有一个,就是中国人是靠人踩着人才爬到太空轨道的。

    当地的一些人往往还容易将中国人误认为是韩国人和日本人。因为当地人大多认为,穿得比较体面的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人不是韩国人就是日本人。他们对中国的认识似乎还停留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有很多的自行车,人们还有着狂热的革命热情。

    中国的“哈韩热”很盛,但韩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却也非常有限。我看到一篇报道:一位在韩国留学的中国学生说,有一次,他和一位韩国朋友一起聊天,由于这位韩国朋友没去过中国,所以对中国很好奇,不断地问他关于中国的事情。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谈笑间,这位韩国人突然很认真地问:中国有没有汉堡包和可乐?当他很认真地回答说中国不但有汉堡包和可乐,而且遍布在中国各个地方的麦当劳和肯德基大概有几百家店时,他的这位韩国朋友惊讶得合不拢嘴。

    我还看到过一篇报道,一位中国记者写道,2010年,他前往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参加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几位瑞典友人对他轮番发问:“中国人知道诺贝尔吗?”“中国如果举办颁奖仪式,人们是不是都穿着唐装或长袍?”他驻英国的同事也被人问到,中国人是不是爱吃猫肉、老虎肉。几个泰国学生赴中国留学前,甚至认真地咨询他,要不要带方便面和被子,因为“据说中国的被子质量差”……

    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出国旅游的中国人越来越多,相信很多人都被问到类似问题:中国有没有电脑?中国有没有汽车?中国有没有电饭锅?中国有没有电视?……面对这样的提问,一方面,我们惊讶于别人的无知,另一方面也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是21世纪啊,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对此,瑞典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约翰·拉格奎斯特曾有一番解释,他认为,“国与国之间的了解要比人与人之间的了解困难得多”。在他看来,国家间的相互了解至少有两个前提:要么有渊源,比如在历史上分分合合的瑞典、丹麦、挪威三国,彼此了解就很深;要么有利益牵扯,比如瑞典与美国及欧洲大陆的主要国家很早以前就有往来,而且在政治立场、贸易地位上有着不可分割的利益联系。“但是,中国距离瑞典太远了,即使是成规模的经济往来,也是近20年的事,再加上巨大的文化差异,瑞典人及其他欧洲人不了解中国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对于中国的印象,多数人只停留在历史的记忆,或是从媒体的报道中得到的,这些人往往会人云亦云;还有的人虽然去过中国,可由于接触的层面过于单一,对中国的了解也只停留在某一方面,或者认为中国很发达,或者认为中国问题多多,但这些人的说法往往会成为媒体的论据。”拉格奎斯特在其新书《中国在全球化的中央》中说,一个外国人生活在瑞典的一个城市,就可以基本了解瑞典的全貌;但一个外国人至少要在中国的10个城市生活过,才能对中国有个大概的了解,因为每个地方的发展水平、人们的思维方式甚至当地方言,都完全不同。他提醒那些想了解中国的外国人,“至少每年去中国一次,否则你一定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因为这个国家无论是什么地方,不是每年,而是每天都在发生变化”。

    ★够分量的大国是不会被骂倒的

    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方媒体不应该把自己的好恶强加到他们身上,

    关键词:

上一篇:形容名誉坏到极点,声名狼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