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国际官网 > 考古 > 我来梳理一下,道光帝更喜欢老六奕訢

我来梳理一下,道光帝更喜欢老六奕訢

发布时间:2019-09-16 00:52编辑:考古浏览(153)

    道光皇帝一生前后有9个皇子,前三个过早夭折,第五子过继给了惇亲王,再除去几个年幼无知的,可以继随便大统的就只剩下老四和老六。相较于身体孱弱的老四奕詝,道光帝更喜欢老六奕訢。《清史稿》记载,身板结识的奕訢5岁进上书房跟随大儒学习,故而无论是诗词还是武功,都是诸皇子中最出色的,哪怕是四皇子奕詝也逊色不少。如果以德才兼备选储君,老六奕訢必当首当其冲。

    问题:明明恭亲王比咸丰更优秀,为何道光选择咸丰为储?

    图片 1

    回答:

    道光帝也不是糊涂到家的人,他也知道老六比老四更适合当皇帝,可是“立嫡立长”的思维让老六失去了先天优势。此外更重要的是,争储争皇位比的不单是实力,还是心机。老六奕訢是个耿直的,无论是对父亲还是兄弟,都是诚以待人,从不演戏。老四奕詝就不同了,他特别会“投机取巧”,懂得套路。

    这个内容,篇幅略长,我来梳理一下。

    道光晚年决定试探下老四老六,从中选一人当皇帝。先是南苑围猎,老六身手好,收藏颇丰。老四在骑马射箭上不如老六,不过他脑子转的快。南苑围猎时,老四一直未曾开弓,道光很纳闷,问他为什么。谁曾想,老四一脸诚奶恳的说“万物繁衍,不忍杀之”,这本不是什么高明的招术,可是道光听了却很高兴,连赞老四有仁义之心。于是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老六碾压了。

    道光帝的爱子:奕訢

    道光十二年(1833)十一月二十一日,时已夜半,寂静的紫禁城内,静妃博尔济吉特氏的寝宫内,忽然传出几声婴儿的啼哭声,旻宁帝的第六位皇子降生了。

    消息传到养心殿,年近半百的道光帝喜出望外,连丧3子之后又连得3子,令他悲喜交集,老泪纵横。同时见到皇六子生得脸方目圆,天庭饱满,将来肯定能福寿双全,当即赐名奕訢,以表示自己的欣喜之情。图片 2

    果然,奕訢没有辜负父亲的厚爱,他长得可爱,聪明过人。3岁时,父亲就特意选道光十一年(1832)大考一等的贾祯充任奕訢的师傅。贾祯在上书房每日讲授千余言,奕訢都能过目不忘,显示出惊人的记忆力。

    更令父亲高兴的是,奕訢不仅有文才,而且还有武略。在上书房学习骑射、技勇时,奕訢一直非常用心,特别是对棍棒刀枪尤感兴趣。一天,奕訢向奕詝(咸丰帝)提议说:“我们一起编一套刀法、枪法如何?”奕詝欣然同意。兄弟俩在一起琢磨了几个月,终于编出一套颇有新意的枪法和刀法,整日演练,精熟异常。图片 3

    父亲非常关心儿子的成长,经常去上书房观看他读书习武。一日,父亲又到上书房阶下看儿子们练习射箭,奕訢兴冲冲地把他和奕詝共同创立的枪法228势,刀法18势,表演给父亲看。父亲高兴地赐这套枪法为“棣华协刀”,御赐刀法为“宝锷宣威”。父亲心想:将来的皇位继承人就要在奕詝和奕訢这两个儿子中产生,不管谁继承皇位,另一个都要努力相助,这才是我给刀法命名的本意呀。

    图片 4

    竞争入围

    道光二十六年(1847 ),道光帝年事已高,常感体力不支,预感到立储问题已迫在眉睫。

    清代以前,在皇位继承问题上实行的基本上是嫡长子继承制,即在众皇子当中立长不立贤,这种制度虽然保证了皇位的平稳交接,但也带来了一个明显的弊端,嫡长子在众皇子中并不是才智最出众者,更有才智平庸,品德低下者即位后给王朝统治必然带来危险。因此,清朝建立后,废除了这一制度,从雍正帝开始,建立了秘密建储制度,即由在位的皇帝对全体皇子作长期默察考验,选定之后,用朱笔书名,密定为储君,藏在锦匣中,悬置于乾清宫最高处“正大光明”匾额之后,当皇帝病危时,当众开启,册立皇太子。这实际上是把“竞争”引入了皇位继统过程中,虽然可能选出才德兼备的皇储,但立储之争变得更为激烈了。

    图片 5

    在父亲的视野内,有条件参加皇位竞争的只有皇四子奕詝和皇六子奕訢。因为在5个皇子中,奕譞(醇亲王)、奕詥(钟郡王)、奕譓(孚郡王)年龄尚小,奕誴(惇亲王)虽然年龄与奕詝、奕訢相当,但素为父亲所不喜欢,根本不可能做继承人。在这种情况下,皇太子选定的格局已趋明朗化。

    但父亲生性多疑寡断,在奕詝和奕訢之间,究竟选哪一个为皇储,长时间没有决断。为了全面考核两位皇子的品行与能力,父亲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南苑围猎后不久,道光患病,对两个儿子说自己时日不多了。老四头一倒,死活不相信,哭的撕心裂肺,像个泪人。且不说老四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是又讨得了道光的欢心,最后立他当了储君皇帝。老六这时才看清楚,老四是个如此会演戏之心,心中不服,也就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四哥。从此之后,兄弟二人的关系一度恶化。最后奕詝当了皇帝,对老六奕訢颇为忌惮,七拐八拐罢免了奕訢的所有职务。

    初试:以柔克刚

    一日,父亲命诸皇子去南苑校猎,按当时宫中的规矩,皇子外出巡猎,必须向师傅请假,以尽尊师之礼节。奕詝来到上书房,左右恰好无人,只有他的师傅杜受田一人独坐书斋中。奕詝向师傅行礼请假。杜受田问:“阿哥要去哪里?”奕詝答道:“父皇命我们兄弟去南苑校猎。”杜受田听罢,心头不由地一动,在诸位皇子中,他最喜欢奕詝,况且自己又是他的师傅。他知道旻宁帝年事已高,正在密选皇储,而奕詝虽然较奕訢稳重,但在文武才气方面却难望其项背,此次南苑校猎,奕詝肯定不是奕訢的对手,与其与之正面争高下,不如来个以柔克刚......图片 6

    想到这里,杜受田把奕詝叫到身边,小声说道:“此次南苑校猎,非同小可,阿哥应百倍注意,进入围场后,坐在地上观看别人驰射,干万不要发一枪一箭,同时还要约束随从侍卫不要捕获一个动物。”

    奕詝瞪着眼睛惊异地问:“这是为什么?如此空手而归,怎么向父皇交代!”

    杜受田狡黠地眯着眼睛,笑了笑说:“阿哥莫急,回来皇上如果问为什么校猎一无所获,阿哥可回答说,现今正值春天,鸟兽繁殖,万物复苏,儿不忍杀生以干天和,同时也不想与诸位弟弟一争高下。阿哥如此回答,皇上听了一定非常高兴,很有可能立阿哥为皇储呢!”

    奕詝听在耳里,记在心头,谢了师傅,匆匆离去,与几位弟弟扬鞭策马,奔向南苑。

    南苑是皇家的围猎之地,位于北京郊外。此时正值谷雨,路边的垂柳已拔出绿芽,一簇簇野花也散发着醉人的芳香。奕訢骑着一匹高头白马,手执弯弓,昂首远眺,眉宇间透出一股逼人的英气来。很显然,奕訢是想在今天的校猎中出出风头,多射获些猎物,以向父皇表现自己的武功,博得父皇的欢心,那时,皇储就非我莫属了。

    下图郎世宁《南苑狩猎图》
    图片 7

    校猎开始了,奕訢果然身手不凡,他骑的那匹白马快如飓风,他拉的银弓满似圆月,不大的功夫,便猎获了几只鹿和野兔。正当奕訢等人兴致勃勃,满头大汗时,他忽然发现,奕詝正坐在一旁,一箭未发,其部下侍从也站在奕詝身边垂手侍立,不觉心中纳闷,便策马来到近前问道:“四哥为何在此静坐而一箭不发呢?”奕詝装作十分疲惫的样子回答说:“我今日身体不适,不敢骑马驰骋,只好在此歇息,只有看你们几位弟弟的了。”争强好胜的奕訢一点也没有看出其中的破绽,调转马头,又高兴地去围猎了。

    日近黄昏,众皇子带着各自的战利品,回到宫中向父皇禀报战绩,并献上猎物。果然,奕訢今日的擒获最多,父亲看罢,心里非常高兴,对皇六子的武功颇为称赞。但父亲突然发现,皇子中惟独奕詝一无所献,大惑不解,急忙问其缘故,奕詝红着脸,按着杜受田事先教好的话回答了父皇的提问。

    父亲听罢,不由心里暗暗叫好,自然自语地说了句:“此真帝王之言也。”显然,经过这番围猎较量,争强好胜的奕訢虽然在南苑出尽了风头,但他并不是胜利者,相反,奕詝自知武功不如奕訢,采取师傅交给的以柔克刚的良策,却博取了父亲的欢心。经过此事,道光帝初步有了意向,准备立奕詝为皇储。

    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来梳理一下,道光帝更喜欢老六奕訢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